希奈

all叶大法好
渣章
并不是什么正经写手
啊哈哈哈
企鹅号873939823
欢迎勾搭!

【喻叶】荣嫁

*喻将军×叶王爷
*一发完,私设有 ° v °
*文笔渣,ooc ooc
*前段剧情较严肃 _(:з」∠)_
*客官请往下看 (っ ・ω・)っ
    
    
开年,新帝叶秋登基。

同年,嘉城出现灾情,新帝开国库赈灾。

不到一月,探子传来消息,封地嘉城的藩王陶轩反了。

皇帝急招亲王叶修进宫,王爷府的管事跪在皇帝面前告罪,王爷在半个多月前就跑出京了。

“混帐兄长----!!”皇帝气得摔了折子。

“启禀皇上,臣愿前去平藩。”大将军喻文州笑咪咪地说。
   
     
一间名为‘君莫笑’的茶楼内,王爷叶修正在缓缓品着一盏茶。

他是出来半道上才听说藩王谋反的,之后便直接改道杭州,来了‘君莫笑’。

按自己得到的消息来看,这几日陶轩就快打到这儿了,城中百姓早已躲在家里,可杭州城中的守备却还是无动于衷。

这倒是很有意思了,叶修想,且等着吧。

       
过了几日,朝廷镇藩的军队终于抵达,驻扎在城门附近。不过叶修晚上在城中晃悠的时候却没有看见喻文州,想来是他自己去查探了。倒是把着急忙慌调遣城内守卫的杭州守备程建博吓了个够呛。第二天一大早跑就来‘君莫笑’。

“下官参见王爷。”

“起来吧,”叶修抿了口茶,“听说前几日你和陶轩手下陈夜辉在茶楼里坐了坐?”

程建博心里咯噔一下,随即表态道:“那陈夜辉来时似要与臣说谋反之事,下官惶恐至极,就把他赶回去了。”

“可我听到的,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”叶修淡笑。

程建博后背冷汗直冒:“据下官所知,王爷之前好似并不在此地”

“谁说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耳朵听了?”叶修不解地看着程建博,“你莫不是不知道,这茶楼是我开的罢?”

“…”程建博的手开始发抖,“…那不知王爷听到了什么?”

“不过一些琐碎小事罢了。”叶修笑。

程建博顿时松了一口气。擦擦额头的冷汗,对着叶修行了个大礼,道:“多谢王爷指点,下官这便下去了。”

程建博一走,躲在屏风后的茶楼老板娘陈果就走了出来,满脸疑惑问:“你真知道他们说了什么?

“不知道。”叶修摆着一张无辜脸。

“那你还-----!”

“嘘-----不吓他一吓,他怎么知道他自己应该做什么。陈夜辉同他谈的事, 程建博应当是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,这人有点儿野心却没胆子,你看他近日的作为就知道了。不过,多亏你瞧见了他们会面,不然我还得想想怎么警告他才好。”

陈果摆手:“这点事不用放在心上,只要我能帮得上忙就行了。”
  
“王爷,喻将军求见。”门外侍卫前来通报,叶修起身。

“区区喻某,竟叫王爷起身相迎,实不敢当”

“谁说我是起身迎你了?”

喻文州莞尔:“那是…王爷见了某就心烦意乱,情不自禁?”

“呵,你大清早就跑到我房里来,是来戏弄本王的?”叶修斜眼瞰他。

喻文州拱手:“在下不敢,只是念着王爷房里的茶醇香,来讨杯茶吃。”

“怕是不只想来吃茶吧…”陈果在一旁嘀咕。

“劳烦老板娘去煮壶茶?”叶修道。

陈果瞪了叶修半天,才一脸复杂走出门去:“…怪了!”

其间喻文州一直盯着叶修瞧,笑意不减,又渐渐添了几分深情。

叶修目送老板娘出去,回头去看喻文州,被他眼中的情意灼了一瞬。

叶修不禁咧开嘴笑。

两相对望,空气渐渐染了几分旖旎。

可两人深知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,喻文州猛地拉过叶修,朝那日思夜想的唇覆了上去,只几息就放开。

叶修回味地砸咂嘴,问:“情况如何了?”

“没有想象中的复杂,那陶轩吃了熊心豹子胆想当皇帝,自己囤了私兵还不够,还想鼓动难民一起起兵。”

“难民?朝廷的赈灾钱粮不是早就派过去了?难不成…”

“不错,陶轩自己扣了赈灾的钱粮,到百姓面前哭穷,说是朝廷苛待子民,不如趁着新帝登基朝政不稳直接反了,况且那时已有不少难民因为没粮饿死,民愤所致,便有了现在这局面。”

“呵,”叶修气笑了,“那陶轩怕是染了疯病,竟用如此手段。新帝又如何,他也不想想叶秋哪是他能对付的了的。”

喻文州看着叶修眼中因愤怒而跳跃着的火苗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:“事已至此,我们须得快些将陶轩拿下。好在陶轩手下也有几个看不惯他作为的,倒是可以帮上我们。”

“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
几日后,朝中军队与难民组成的起义军对上。难民对朝中的军队有些惧怕,停在城门前不敢妄动。陶轩的几名谋士却出现在城头,直言陶轩扣了钱粮之事。喻文州与叶修承诺,平民只要肯投降,就可将功折罪,朝廷不会再追究此事。

城下难民面面相觑,他们跟着陶轩谋反只是想活下去,既然事情已经明了,朝廷又愿意宽恕他们,谁还愿意送命呢?思及此,百姓纷纷放下了兵器。

没了难民的助力,陶轩的军队便不成气候。叶修吩咐程建博在城中施粥安抚难民,百姓们念着朝中恩惠又愤怒于受人欺骗,大多都加入了讨伐陶轩的队伍中。

陶军大败,被扣的粮食拿回,喻文州与叶修压着反军一同返京,百姓纷纷跪地叩谢皇恩。

叶修临走前看着愁眉苦脸的程建博,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们这次出的粮食,可从赈灾粮中补回,不过不能多拿,我们回京之后,少不了你们的赏赐。”

程建博急忙行礼:“多谢王爷!”
   
     
行至路上,叶修和喻文州骑马悠悠跟在队伍之后。

“让难民来打头阵,还真是陶轩的作风,”叶修嗤笑,“这次咱们可让叶秋得了个大好处,肯定会赏下不少东西,你想要什么?”

喻文州看着叶修,略略思索片刻,笑道:“在下已到了适婚的年龄…”

叶修挑眉:“那正好,本王还缺一个王妃。”

“如此看来,王爷与某还真是缘分不浅。”喻文州满脸受宠若惊。

“呵,那等回京了,本王就让皇上招告天下,喻大将军要嫁到王府了。”语毕,便打马向前驰去。

喻文州看着叶修的背影但笑不语,这提亲的事,还得是要为夫的先来的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班师回朝,皇帝在朝堂下旨褒奖了平藩的将士们。

“此次平藩大胜,喻将军当得头功,军中已得了嘉奖,爱卿自己可有什么想要的?”叶秋对着喻文州说话,目光却偷偷瞥向叶修。

“臣谢皇上厚爱,说到臣想要的,臣…想向一人提亲,望皇上可帮臣得了这段姻缘。”喻文州揖手。

“哦?是谁?”叶秋明知故问。

“臣,仰慕修王爷已久,自认此生非修王爷不可,臣愿用臣的所有功劳,向皇上求一道圣旨,让臣嫁到王府,臣再无所求,万望皇上成全!”

气氛似乎在一息间凝固,朝中大臣盯着喻文州,表情都是一致的瞠目结舌。

嫁到王府?这提得那门子亲?

想岔了想岔了!喻将军这是准备同王爷结亲?

叶秋无语扶额“…兄长,你的想法呢?”

身形微微滞住的叶修收回对喻文州揶揄的目光,朝叶秋行礼:“咳,喻将军的心意臣已明了,将军肯嫁于臣,臣心中感动无以复加,若皇上准了,臣便向将军承诺,此生不娶侧妃不纳妾,唯将军一人尔。”

叶秋抽了抽嘴角:“众位爱卿也无意见罢?”

回过神的各位大臣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,再瞧瞧喻将军,都暗自朝后挪了挪。别看喻文州平时文质彬彬春风拂面像个书生,手段却十分厉害,众位大臣看着他的微微笑的表情,一时竟不敢说点什么,纷纷低头做了鹌鹑。

叶秋将所有人的表现看在眼里,觉得有些好笑,赶紧憋住,开口道:“既如此,那便下旨罢。大将军喻文州平藩有功,特赐婚于亲王叶修为正妃,择日完婚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成婚当日,十里红妆,两个俊逸有为的青年骑在系了红花的高头大马上迎街而过,不知碎了多少少年少女萌动的心。

成婚第二日,喻将军在府中忙前忙后,叶修却在房中一天没有出来。府中下人叹道,王妃承欢一夜,今日就起来伺候王爷,这位王妃真是极好的啊。

喻文州但笑不语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几月后,皇宫内。

“典公公,召修王爷进宫。”叶秋皱着眉头。

“回皇上,王爷前日就跑出京了。”一旁的典公公低眉顺目。

“…赶紧叫喻将军把他捉回来!”

“回皇上,喻将军跟着王爷一起跑了。”

“……混账------!!”皇帝气得摔了公公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end
       
写得最长的一篇 _(:з」∠)_还有些写得不大对的地方 _(:з」∠)_想一发完所以剧情很快 _(:з」∠)_
求不打

评论(6)

热度(73)